一篇一线观察:80后扶贫干部为什么白了头?_宣战2020

原标题:一篇来自云南副县长的一线观察:80后扶贫干部为什么白了头?。

原标题:一篇来自云南副县长的一线观察:80后扶贫干部为什么白了头?

云南还有很多像李忠凯这样的干部,他们脚踏泥泞,俯首躬行,心里是使命,衣上有晨光,日复一日地坚守着扶贫一线,只为让更多贫困人口走出贫穷,过上幸福的好日子。

视频:一篇来自云南副县长的一线观察:80后扶贫干部为什么白了头?

▲云南楚雄80后基层干部“中年白头” 官方:当地气候炎热年龄没问题。

文|曹东勃

云南楚雄州大姚县湾碧乡党委书记李忠凯火了,这位80后乡党委书记以一头与其年龄不太匹配的白发,引发了社会对于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基层干部生活状态的关注。

云南一线扶贫干部往往要走进大山深处

就我个人来到云南贫困县挂职四个多月的观察和了解,李忠凯书记这样的干部并不少见。县级党政领导的构成比例大概是70后大约占70%,80后占15%,还有15%的60后。而下沉到乡镇层面,80后的党委书记和乡镇长是非常普遍的配置。

▲李忠凯照片。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年终岁末,每年的此时,正是建档立卡户年度动态管理和相关信息精准录入国务院扶贫办数据系统的时间窗口。

云南基层干部此时的基本工作状态大都是在下面的村村寨寨去跑,这种跑绝不是跑给上级部门看的作秀,而是由这里独特的空间地理结构决定的——作为一个基层干部和地方领导,要想了解真实的情况,必须走进大山深处。

上个月我曾带队县里的2018年度优秀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50位学员,来到我的派出单位——上海财经大学培训学习。我特意请主办方安排一次到社区街道参观交流的活动。

当我们穿行在狭窄弄堂之中,看到特大都市的“小巷总理”(街道书记)在这样2平方公里的地块上“螺蛳壳里做道场”,面向这个社区常住的11万人口把各项服务工作做得精准到位时,我注意到很多学员是颇为惊讶和羡慕的。

撇开资金不谈,仅就区位而言,城市是平面的,山区则是立体的。2平方公里聚集11万人口,2200平方公里散布着45万人口,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治理模式。

怎么把山里的宝贝为更多的山外之人知晓,并把它们运出大山,让资源变现,让农民脱贫、增收、致富,这是大山深处的基层干部夙兴夜寐、念兹在兹的头等大事。

老百姓走出来还需要产业和就业扶持

要想富,先修路。可是直到今日,那些国家级贫困县之所以贫困,交通不便仍然是一块致命的短板。以至于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美景虽好,道阻且长,总是处在可望而不可即的状态。

到底是外面的商人进去,还是里面的百姓出来?这又是两个不同的判断。若是前者,修路便是。

然而云南有些深度贫困村,零星的百十户人家在深山老林中组成一个聚落,近乎与世隔绝地过着原始部落一样的生活。究竟是让他们继续隔绝在这里不时受到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威胁,还是请他们搬迁到更适宜人居住的地方?

后者就是易地搬迁扶贫,也是李忠凯书记前些年做的主要工作。

这个过程必定是相当艰辛的,虽说是树挪死、人挪活,但真正要让搬迁出来的贫困户摆脱贫困,绝不是简单的空间位移所能解决,后续还必须有产业的配套和就业的支撑,还需要基层干部有足够的耐心和高超的工作技巧去做群众的思想疏导工作。

▲80后白发官员:真的假不了刚工作时还是黑发不知道啥时候白了。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

脱贫攻坚最后阶段,基层干部熬夜加班是常事

当下困扰着云南扶贫一线基层干部的另一个重点工作是农村危房改造。易地搬迁的走了,留下来的贫困户,很多人住在年久失修的危房之中。

按照脱贫攻坚“两不愁三保障”的基本要求,这里面能够用钱解决的都是相对不难的问题,唯独住房安全这一条,是脱贫验收时最直观可见的一个考量指标,房子究竟安全不安全、有没有加固更新或整体重建,一眼就能够看到。

▲李忠凯旧照。新京报动新闻截图。

所以,到了脱贫攻坚的最后阶段,据我的观察,云南基层干部的工作时间表往往是与农村危房改造的进度相同步的。有的贫困户认为,越等到后面,越能够拿捏住干部急于完成任务的心理状态,也就越能够得到更优惠的支持条件。

还有的贫困户纯粹是出于心理上的因素,认为一旦房屋修缮一新,贫困户的帽子被摘掉,就不能再享受到很多优惠政策,因而宁可长期住旧房,也不愿换新房。

凡此种种,都需要基层干部走村入户地去一户一户做思想工作。正如李忠凯所说的,“压力确实来自脱贫攻坚和移民后续问题的处理,熬夜加班是常事。”

要理解、尊重脚踏泥泞、俯首躬行的一线扶贫干部

云南相对全国其他省份来说,是一个落后省份,这里目前还有73个国家级贫困县,数量全国第一,很多民众依旧处于深度贫困中,以种地为主的收入水平较低,住危房,适龄青少年无法入学,基本医疗保障不完善……所有这些问题,是贫困户的困难,也是摆在基层领导干部的面前的难题。

▲李忠凯在扶贫一线。新京报动新闻截图。

对这些问题,我也常常夜不能寐,相信李忠凯亦是如此。正如他所说的,“我改变不了头上的白发,但我要改变这里的贫困”。

云南还有很多李忠凯们,他们脚踏泥泞,俯首躬行,心里是使命,衣上有晨光,日复一日地坚守着扶贫一线,只为让更多贫困人口走出贫穷,过上幸福的好日子。

现在在云南,很多贫困地区对有敢于担当、取得脱贫攻坚突出实绩的干部,在保持其现有岗位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其他方式提升其职务职级,以表彰和激励先进。

一些优秀的贫困县县委书记兼任州委常委或州政协副主席,包括李忠凯在接受采访时所透露的,在被任命为县政协副主席之后短期内还将继续留任乡党委书记,将脱贫攻坚进行到底。

其实,云南还有很多有情怀、有责任的基层干部,我也希望,舆论能关注更多奋斗在一线的扶贫干部,理解他们,尊重他们,如此,他们也更有动力扎根扶贫一线,将“扶贫攻坚进行到底”。

□曹东勃(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现挂职云南省元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