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长江学者与她“404”的论文

  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网站上异国任何中文论文。这对一位本土的人文社科学者来说是非常少见的情形。  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网站上异国任何中文论文。这对一位本土的人文社科学者来说是非常少见的情形。
  但梁莹事实上著述颇丰仅中国青年报记者所能查到的以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就超过了120篇。

  
  不过在过去几年里她的这些学术成果陆续被从网上删除了:包括中国知网、万方、维普在内的重要学术期刊数据库中现在都已检索不到任何她的中文论文;在那些期刊官网上对应页码处也已专横跋扈查看。一家学术平台上仍能检索到论文条目但页面已呈现“404”(专横跋扈查看)。

  
  从学术头衔来看39岁的梁莹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她是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计划等多个人才支持计划的入选者。从南京化工大学结业后她先后在苏州大学和南京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在北京大学和美国芝加哥大学做过博士后研究并于2009年起在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任教。
  论著是一位学者成长路上的紧要垫脚石。那些如今专横跋扈检索的论文曾帮助梁莹申请学位、获得研究经费、入选各项人才计划。

  
  用她一位同事的话说她“几乎拿到了所有她那个年龄文科教授能够拿到的头衔”。
  但对梁莹的声誉来说这些“垫脚石”存在着潜在的威胁。记者比对论文时发现其中至少有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
  例如梁莹2002年发表的论文《改变中的国家公务员制度——中西方公务员制度改革与发展趋势及其比较》是厦门大学陈振明2001年的论文《改变中的国家公务员制度——中西方公务员制度改革与发展的趋势及其比较》的缩减版只有极少数句子有说法上的差别。

  
  这些学术上的污点随着那些论文的删除都被从数据库里临时抹掉了。
  “这个是很不平常的事情”
  一位订定接受采访但要求匿名的学术期刊负责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2014年前后这份期刊收到了梁莹从知网撤下其已经刊发的文章的要求。

  
  这位负责人对此事印象很深重要是原由作者自动要求下撤文章的情况极其少见。自创刊以来这“可能是唯一一次”。
  梁莹希望这份期刊从知网上撤掉的两篇论文发表于十几年前均是她在苏州大学行政管理学院读硕士时期发表的。她告知的撤稿理由有两条一是发表论文时研究水平很低文章很粗浅二是现在自己只发英文论文了。
  “这个是很不平常的事情。”这位负责人说“我不认可这个原因。

  学问都是慢慢精深的难道现在成熟了成了教授了就不承认当时学术的粗浅了吗?”
  因此这家期刊异国订定梁莹的要求之后也与她再无联系。
  但那两篇论文还是从数据库中消失了。
  中国知网负责期刊采编业务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也不清楚文章下线的原因但按照撤稿流程需要期刊社出具撤稿函。数据库是与期刊社合作论文作者个人异国资格撤稿。

  
  万方数据库资源合作中央工作人员赵书杰则称撤下文章“原则上要编辑部订定”但梁莹这次的情况是作者要求的“有特殊原因”却“不便透露”但确实是符合撤稿流程的。
  上述期刊负责人则告诉记者他们从来异国向数据库出具过撤稿函。自动下撤文章一般是发现文章在重复率检测中不合格或存在数据造假、一稿多投等问题。数据库不可以未经编辑部准许就撤稿。

  
  两家数据库方面均表示会对新收入的论文进行重复率检测以鉴定是否存在抄袭等问题但很早以前的文章都是了当收入。
  前述期刊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年的论文查重技术还不普及审稿专家专横跋扈保证阅尽有关学科、有关专业方向上的所有刊发论文出现学术不端的情况难以避免。
  连硕士博士学位论文都删除了
  截至发稿时记者在“百度学术”检索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梁莹得到125条检索结果每一篇都给出了引向中国知网、万方、维普等数据库的链接但点击后均呈现文章不存在。

  引向百度文库、豆丁网、道客巴巴等国内文档分享平台的链接对应网页也专横跋扈查看。
  这些消失的文献甚至包括梁莹的硕士学位论文《善治视野中我国公民的行政参与——现状、制约因素与路径选择》和博士学位论文《当代公民文化造就中的社会资本因素研究——以南京市调查为例》。
  即使是提供电子版的相应期刊官网上绝大多数也专横跋扈检索到文章对应页码有图片预览但专横跋扈查看具体内容。

  
  记者到图书馆期刊室里逐一对比后发现120多篇文章都确实在期刊上白纸黑字发表过的。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一位教授说2016年和2017年该院多名教师从不同渠道获悉了梁莹撤稿之事但异国料到会有100多篇。
  这位教授说梁莹2009年进入南京大学任教时学院内部曾有不订定见。不订定见重要是认为她才30岁就发表了30多篇论文以文科的标准来看忧虑她不太严谨而且这些论文中并无有分量的研究成果。

  但是她还是凭借论文数量上的优势通过了投票。
  时任社会学院院长周晓虹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梁莹参加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选聘时虽有不订定见但考虑到当时社工系的总体科研能力弱而梁莹的科研能力比较强所以顺利通过了。从程序上说梁莹的入职异国什么问题。
  记者查询到梁莹2009年之前发表的论文远多于30篇。仅2003、2004、2005年她就分别发表论文22、11、17篇2006年至2008年共发表16篇且绝大多数都是独立署名。

  
  她2003年发表的论文《治理:面对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的新选择》与《走出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困境的一种新思维——来自治理理论的启示》属一稿多投且全文约三分之二的篇幅与厦门大学和中国地质大学的两篇论文存在雷同。
  在数据库中记者还发现数十篇其他作者的论文与梁莹的论文内容十分接近但发表时间要晚于梁莹。
  2009年到南京大学任教后梁莹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都高于4篇其中2011年~2013年各发表中文论文12篇、14篇、10篇。

  
  从2014年起梁莹最先发表英文论文鲜少发中文论文。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网站介绍梁莹近几年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在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和sci(科学引文索引)收录期刊发表英文论文50余篇。
  2011年梁莹入选了教育部“新世纪杰出人才支持计划”2015年度入选“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计划2017年又成为“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

  
  周晓虹回忆梁莹进入学院后对工作“十分投入”怀孕时都挺着大肚子、手上托着电脑边走边看比较刻苦发表的中英文论文数量较多。因此她申请各种人才计划院里都给予了支持。她通过了包括“青年长江”在内的多项人才评审这些评审都是由国家各部委布局专家进行的能够选上说明其具备了相应的研究能力。
  得知梁莹撤稿的情况后周晓虹曾与她交流过。

  他向记者回忆几年前梁莹能连续发英文论文后对发表中文文章就有些不屑。所以面对周晓虹的询问她回答称自己以前的文章“都是垃圾”“不能代表我的水平”所以拿掉了。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另一位要求匿名的教授则说关于此事现在异国什么“客观的证据”都是传闻。他强调该院的学风整体上是非常好的也产出了很多具有内涵和思想的学术作品。但如果按照国外某些学术期刊模块化的方式来做论文那就会影响文章的内涵对学术本身是一种浪费。

  
  “我这条路有多难你知道吗”
  据梁莹的同事介绍社会学院6位教授曾向学校领导反映过关于梁莹的传闻建议校方调查核实否则“可能迟早要出事”影响南大和社会学院的声誉。当时接待的一位校党委副书记表示会细致对待但迄今异国反馈结果。
  此外2017年3月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学生曾联名举报梁莹的教学态度极不端正南京大学的学风督导员曾在课堂督察中发现她有这方面的问题。

  
  梁莹开设过社工系大三年级的专业课《社会工作行政》以及大一年级通选课《社会工作概论》。
  社工系2014级本科生张云开(化名)告诉记者梁莹常常早退1节课的时间每节课都会长时间安排学生发言自己玩手机或打电话课堂上会出现10分钟里她自己玩手机而全班鸦雀无声的状况。
  张云开回忆梁莹还在课堂中炫耀过自己的学术能力和荣誉表达对教学的不屑“我已经混到头了没什么好怕的了”“我已经评上教授了学校说必须每年上三门课我才来给你们上课的”。

  她还会将期末考试的题目提前透露给学生给绝大多数人打出高分。
  2015级本科生刘明萱(化名)告诉记者梁莹上课就是坐着念课件还时常在课堂讨论时吃零食。

  上《社会工作行政》课时18周的课时老师有五六次异国到堂前3次安排了研究生讲课后面只是安排助教盯着学生让学生自习。
  他们还反映梁莹经常利用这门课让学生帮自己做私活儿例如课程作业是帮她录入问卷或安排学生去做与课程主题毫不有关的课题的回访工作。
  社工系要求本科生在大三停止时完成一篇学术论文2015级学生异国一个人选择梁莹当导师。

  
  上述情况周晓虹对记者表示基本属实。为此去年周晓虹根据学生的反映特意布局了学院的5位领导去轮番听课并根据听课的情况对梁莹提出过相应的批评也布局梁莹与学生作过交流。梁莹表示愿意改正。
  社会学院现任院长成伯清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学院已经注重到有关情况学术委员会和伦理委员会已经启动调查工作。如果梁莹教授学术不端的情况属实一定会公正处理。

  
  10月23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梁莹承认自己的一些论文存在学术不端问题。

  她表示上述情况只在自己学术生涯最早期即2005年以前出现。当时她刚读研究生学术刚入门不懂规范所以存在这样的情况。
  关于一稿多投梁莹解释说当时期刊即使不接收论文也不会给长生不老所以等一段时间还异国下文她会将论文修改后另外投稿。
  梁莹说强调学术规范是2005年最先的“你这样查全中国所有的人很多教授、博导都有问题。”“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所有中国的学者那么多人人都有问题了。

  ”
  她说异国人会追究早年的事情不希望早年的错误影响自己的前途。自己从最最先什么都不懂到现在能在顶级英文刊物发表论文“我这条路有多难你知道吗?”
  “如果现在的英文论文有问题我认。”
  她还告诉记者自己撤稿的一个原因是很多学生告诉她她以前的中文论文水平比较低。她通过联系数据库公司的法务部门撤了稿理由是这些数据库刊载她的论文异国经过作者准许也未支付报酬。

  
  在数据库里那些论文的痕迹一点点被消除了。但这种删除有点像是掩耳盗铃——它们已经被保存在众多图书馆的书架上白纸黑字并将继续存在下去。

Related posts